【特稿】情系雪域——中國電建65載援藏建藏興藏紀實
來源:成都院 作者:邱云 時間:2021-09-14 字體:[ ]

布達拉宮,見證滄海桑田的變遷;雅魯藏布,奏響換了人間的歡歌。西藏高原,陽光和美,彩旗招展,迎來和平解放70周年。

習近平總書記到西藏慶祝西藏和平解放七十周年并進行考察調研,對新時代西藏發展提出殷殷囑托。這次考察不僅讓西藏廣大干部群眾備受鼓舞,對進藏開展援藏建藏65年歷史的中國電建來說,更是莫大的自豪,也是極大地鞭策與激勵。

扎根西藏20多年的西藏成勘院公司黨委書記王澤溪激動地說:“習總書記這次在西藏考察的點,很多由中國電建參與建設,無比光榮。我們將時刻牢記總書記囑托,弘揚‘援藏精神’,一茬接一茬、一代接一代干下去。”

從人才、技術援藏,到資金、項目援藏,從“輸血”強基礎,到“造血”添活力,中國電建發揮“懂水熟電、善規劃設計、長施工建造、能投資運營”的全產業鏈優勢,不斷創新援藏工作思路、拓展援藏工作途徑,以全方位“立體援藏”開展工作,為西藏發展注入澎湃電建動能。

緣定西藏,深耕雪域高原

電力是人類文明和社會進步的象征。然而,在黑暗腐朽的舊西藏,僅有一座只供少數上層貴族享受的小電站,西藏全區電力發展基本為零。

時間定格在1951年,西藏宣告和平解放,高原改天換地,處處百廢待興、生機盎然。

為盡快推動西藏地方建設事業發展,和平解放初期,毛澤東、周恩來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都曾對西藏電力發展作出過重要指示批示,還專門撥款并派出工程技術人員進藏。

在這樣的背景下,1956年,中國電建胸懷西藏水力資源普查和能源建設的使命來到高原,克服重重困難,開展鄂穆楚河(扎曲)昌都電站選址,拉開了服務西藏、建設西藏、援助西藏的歷史大幕。

在世界屋脊上,要摸清其水力資源“家底”顯然并非易事。道路狀況極差,滑坡、雪崩、泥石流等災害隨時都會發生,還需克服高寒缺氧。普查隊為了繞過一段懸崖,或跨越一條深澗,需要攀爬好幾天。

“乘羊皮筏子渡江遭遇險灘,一名戰友被激流卷走不幸犧牲。” 類似這樣驚心動魄的記錄,在隊員的調查本中偶有發現。

當時,西藏正處民主改革期間,匪患肆虐,隊員必須攜帶儀器、自衛武器及生活用具。不難想象,每一段河道的勘測調查,要付出多大的艱辛。

所有一切,并沒阻止電建人建藏腳步。

65年來,一代代電建人足跡踏遍西藏74個縣區,熟悉西藏的山山水水、人文環境、生態稟賦和特殊事項,始終高揚“特別能戰斗,特別能吃苦,特別能忍耐,特別能團結,特別能奉獻”的“老西藏精神”,從能源電力、水務環境,到基礎設施;從規劃論證、勘察設計,到項目建設,一批批電建人扎根西藏、融入高原;一個個項目從圖紙上誕生,遍布雪域,助力西藏的長足發展和長治久安駛入快車道。

目前,中國電建共有17家勘測設計、32家施工建造企業落地西藏,成為在藏深耕時間最長的中央企業之一,與西藏各級黨委政府有著長期的友好合作關系,與西藏各族同胞有著深厚感情,積累了豐富的西藏工程建設實踐經驗。中國電建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關于西藏工作重要指示精神和黨中央治藏方略,為建設更加安定團結、更加富強美麗、更加吉祥安康的西藏作出新的電建貢獻。

光明火種,播撒高原深處

能源,是巨變產生的動力和催化劑。在黨的光輝照耀下,西藏能源電力事業逐步發展,開啟了一段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的輝煌歲月。

中國電建作為重要參與者,勾勒出這一偉大發展軌跡。先后完成了西藏大中型河流的水力資源普查,開展了全域太陽能、風能、地熱資源普查論證,在雅魯藏布江、瀾滄江、金沙江等流域規劃建設水電站,承擔西藏各階段新能源發展規劃,建設的一批具有歷史代表性的電站猶如雨后春筍拔地而起。 

一顆顆水電明珠閃耀江河,“電”亮了全面建設社會主義新西藏的大道。

上世紀70年代開始規劃選點,歷經25年最終建成發電的羊湖抽水蓄能電站,是世界海拔最高的電站,緩解了拉薩、山南、日喀則等地區的電力緊張,譜寫了征戰雪域的英雄壯舉。2010年,素有“天河”之稱的雅魯藏布江首次被建設者攔腰截斷,藏木成為雅魯藏布江干流建成的第一座水電站,帶動了加查、大古等大型電站建設,實現了裝機規模的大跨越。

青藏高原是世界第三極,也是亞洲水塔。2006年,中國電建對雅魯藏布江下游水力資源進行全面考察。30多人組成的考察隊伍,兵分兩路深入無人區,直面生死考驗,為清潔能源接續基地建設描繪壯麗藍圖。

西藏幅員遼闊、地廣人稀,高寒農牧區、邊遠地區用電成了薄弱環節。讓邊遠地區的人們,真正用上潔凈、充足的電,讓中國電建不斷向前。

作為全國最后一個通公路的縣,西藏墨脫在2013年才告別“高原孤島”。與交通不便相伴隨的,是電力不足。中國電建建設的亞讓電站,讓墨脫徹底擺脫“電力孤島”。經營賓館的陳亞高興地說:“再也不愁因為停電,游客吵著要換地方的事啦。計劃升級改造,滿足中、高端客人需求。”

時光,如雅魯藏布江滾滾向前。電源的建設也帶動著西藏電網的日益發展壯大,中國電建參與建設了川藏、青藏電力聯網、藏中與阿里聯網等電力天路,使得青藏高原清潔電能源源不斷地送往遠方;地處高原深處的普馬江塘鄉,海拔 5373 米,設計的輸變電工程結束了這個“世界海拔最高鄉”無電歷史;普芒康縣鹽井110千伏輸變電工程,實現了深度貧困地區人民由“用上電”向“用好電”轉變。雪域高原已悄然織密一張張光明幸福“網”。

在高原上,唯有精神是高于高原的。中國電建依托強大能源電力建設能力,敢為人先,不斷向新的領域進發。山南措美哲古風電場,作為西藏第一個分散式風電項目,也是世界首個超高海拔風電開發項目,為4500至5500米海拔高度區域的大規模風電開發提供研究成果和工程借鑒,填補國內和國際超高海拔風電開發領域的空白。 

江河不息,傳頌初心不改的動人故事。從雪山之巔到懸崖峭壁,從高原腹地到抵邊村寨,中國電建65載堅守,讓西藏能源從稀缺到輸出反哺的完美蛻變,使得高原不斷煥發時代榮光。

生態為先,呵護人間凈地

西藏是中國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山川秀美、河流清澈,動物多樣、植物繁茂,如今的西藏是世界上環境質量最好的地區之一。

草木青蔥,水天一色。雅魯藏布江和尼洋河交匯處的雅尼濕地,如詩畫般令人沉醉。習近平總書記在尼洋河流域考察時強調,要統籌山水林田湖草沙冰系統治理,加強重要江河流域生態環境保護和修復,統籌水資源合理開發利用和保護,守護好這里的生靈草木、萬水千山。

“保護好青藏高原生態就是對中華民族生存和發展的最大貢獻。” 中國電建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牢固樹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堅持生態保護第一,建設的滿拉、虎頭山、雅礱、卓玉、帕古、勝利干渠等水利工程,使得一個集灌溉、供水、發電、防洪等功能于一體的高原水利體系已基本形成,為筑牢西藏生態安全屏障書寫電建答卷。

在西藏東南部,行走在被譽為“地球上的最后秘境”,號稱墨脫縣第二條生命線的派墨公路上,滿眼都是醉人的“電建綠”。長66.9公里的派墨公路,境內僅高等植物就有3000多種。建設過程中,中國電建建設者用心守護原始美,用心留住原生態,嚴格執行“不破壞,不擾動、不干預”要求,全方位保護好秘境中的這片“凈土”。派墨公路成為“路在林中,林在路上,綠不斷線,景不斷鏈”一體化綠色空間,將墨脫原汁原味展現給世人。

藏木水電站里,一條耗資2億元資金建成的3.6公里魚道,是世界上海拔最高、亞洲落差最大的魚道。作為藏木水電站總設計師,張連明這樣談及設計魚道的初衷:“讓生態接近最自然的平衡狀態,保護魚類資源,我們會想出辦法,作出萬分努力。”

在西藏首府拉薩城區內,放眼望去,拉薩河潺潺流動的河水清澈透明,倒映著云絮的影子。寬闊寧靜的河面上,鳥兒自由翱翔。微風吹過,蕩起層層漣漪。

“沒想到變化這么大,拉薩河現在太美了,隨手一拍就是大片。”拉薩市民李先生由衷感慨。長期在拉薩生活的人都知道,在拉薩河河勢控導工程建成之前,每到冬季,拉薩河河道內露出成片的河床淺灘,流水散亂且游蕩不定。灘地上經常刮起風沙,兩岸生態環境也因為沒有地下水源滋潤補給難以維持,植被存活十分艱難,枝葉枯黃,景象蕭索。

為了徹底改善生態環境,當地政府對拉薩河城區段進行綜合整治,新建6座攔河閘壩。中國電建勇立潮頭,勇擔使命,積極參與工程建設,按照海綿城市建設要求,通過綜合采取“滲、滯、蓄、凈、用、排”等措施,全方位修復濱河水生態系統,在拉薩河與兩岸城區之間建立起海綿生態走廊。

多面開花,描繪幸福圖景

千方百計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不僅是黨和國家對藏族同胞的關懷和承諾,更是中國電建建藏興藏的生動實踐。

國土空間規劃一個重要的內容,強調生態優先,以生態促發展,以發展保生態。中國電建積極推進林芝國土空間規劃工作,科學劃定城市開發邊界和生態保護紅線,合理確定城市人口規模,科學配套規劃建設基礎設施,提升城市現代化水平,最大程度滿足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打造智慧、舒適、宜居的環境,構建便捷、通暢、安全的交通,中國電建一直在努力。參與建設林拉高等級公路,打通聯通藏中和藏東重要戰略通道,過去需要整整一天的顛簸,到如今短短幾小時的快速抵達,折射出西藏基礎設施的滄桑巨變,也體現了中國電建的不懈努力。

在派墨公路貫通之前,交通依然成為墨脫發展最大“頑疾”。原有的扎墨公路需經波密繞行,該段路在雨季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災害頻發,通行經常被中斷。擁有一條四季保通道路,便成為墨脫人民長久以來最深切期盼。

其時,為加快推進派墨公路多雄拉隧道出口至汗密段的設計,勘測人員在網絡信號隔絕、食品物資匱乏、雨季連綿不休、原始叢林吸血螞蝗與毒蛇蚊蟲瘴氣肆虐等環境下,勇于擔當、敢于吃苦,按期圓滿完成任務。

川藏鐵路,承載了中國人的百年夢想,詮釋了民族偉大崛起、人民同氣連枝的最美時代構想。中國電建切實增強政治責任感和歷史使命感,穩步推進川藏鐵路特長隧道色季拉山隧道和尼洋河特大橋建設。

每一次創造歷史,都是一場與自然的斗爭,都是一場與高原的較量。“不少人都出現了高原反應,站著就頭暈,更何況干活呢!”川藏鐵路項目負責人介紹,為了開展施工,工地通過配備高壓氧艙、抗高反藥物、縮短倒班時間等,逐漸戰勝了高原反應。

2015年,尼泊爾8.1級強烈地震嚴重波及鄰近的日喀則,房屋倒塌、道路損毀、山體滑坡……一場眾志成城的災后重建“大會戰”在這片熱土上拉開序幕。

中國電建從十余家央企中脫穎而出,成為首家涉足日喀則災后重建項目的央企。日喀則市樟木新區建設項目是“4.25”災后重建重點工程,包括民房、配套公建、基礎設施及風情街等項目。建設者全力以赴搶抓工期,短短三個月保質保量完成了185棟民房主體工程建設任務,實現了海拔3860米的 “高原奇跡”。

春風化雨入高原,一枝一葉總關情。安居是幸福的開始。同樣是在日喀則,中國電建易地扶貧搬遷集中安置點江當鄉“光伏小鎮”建設中,引進新工藝,使用新材料,還原藏式特色建筑風格,力爭符合當地群眾居住習慣。“我們所有的材料用的都是最好的,目的就是要讓搬遷群眾過得更好。”

群眾需求在哪里,電建援建就在哪里。除了建造安置房,項目部還組織員工與當地群眾共同種植了2000株月季,為群眾營造更加舒適美麗的宜居環境。

迎著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壯美前景,雪域高原上一幅生機盎然的新時代畫卷徐徐展開。

援藏之情,歷經歲月留香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中央支持西藏、全國支援西藏,是黨中央的一貫政策,必須長期堅持。

大道如虹,初心如磐。中國電建認真總結,長期堅守,從人才、技術、項目,到搶險救災、精準扶貧、鄉村振興,開創了央企幫扶支援西藏眾多領域的先例。

歲月悠悠,波瀾壯闊。中國電建的援藏之情,似喜馬拉雅山巍峨堅毅,譜寫了一曲曲動人的援藏樂章。

日月星辰是天空的光彩,而援藏干部則是中國電建的光彩。中國電建開展“組團式人才援藏”,先后有60余人到西藏自治區政府產業辦、發改委(能源局)、水利廳、環保廳以及相關地市政府部門和西藏建工建材集團等國有企業掛職,努力將央企好的管理經驗引入高原。

“援藏是一生中最寶貴的經歷之一。一方面我們來支援了西藏,另一方面也鍛煉了自己。”受到習總書記親切會見的第九批援藏干部白永生說。

進藏伊始,白永生就不斷思考,進藏為什么?在藏干什么?離藏留什么?他給出了清晰的援藏目標,積極研發投產適合川藏鐵路、大型水電站建設使用的特種水泥;制定科學的業績評價、考核機制,職工每年收入與企業的效益掛鉤,打破“大鍋飯”的固有思維;協調派出管理人員分批次到央企學習……

項目建設是援藏工作的一個重要方面。中國電建加大援建昌都應急電源、新榮、邊壩鎮水電站,成為當地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的重要基礎;始終注重吸收西藏當地群眾參與項目建設、享受發展紅利,成為帶動西藏百姓增收致富的重要渠道。

從愛出發的援建沒有終點,只有連續不斷的新起點。

“黨的政策好!感謝中國電建給我們帶來的幸福日子。”32歲的山南市達古村黨支部書記扎西巴珠滿懷激動,身為大古水電站運輸隊隊長的他說:“參與電站建設,既建設了家鄉,也增加了收入。”

扎西巴珠帶領村民,集資購買65輛汽車,在家門口承擔電站圍堰填筑、土石方運輸等建設任務。“施工高峰期每輛車每天可以跑10趟,運輸土石方超300方,收入可達2000元。”他說,“領工資那天,是大家最開心的時候。”

各項惠民工程,滿足了當地群眾的需求與愿望,唱響了脫貧致富奔小康的“幸福之歌”。

作為國家搶險救災的主力軍,中國電建主動參與白格堰塞湖、加拉堰塞湖和聶拉木冰湖潰決等應急搶險工作,得到國家有關部委和西藏各級政府及廣大人民群眾的廣泛贊譽。

“輸血”與“造血”并重,是中國電建援藏理念。發揮工程規劃和決策的智庫作用,加強高原工程技術研發基地和人才培養基地建設,在藏分子公司、辦事處、研發機構吸納200多名藏籍高校畢業生。

65年,在歷史長河中如白駒過隙。中國電建像一粒火種,在西藏點燃希望,照亮前行,也見證新時代西藏之變。

情系雪域,日月新天。新時代黨的治藏方略,開啟了建設團結富裕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新西藏的壯麗新征程。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中國電建援藏建藏興藏,在路上,永前行,持續推動新時代西藏長治久安和高質量發展。

2016年中國電建雅魯藏布江下游水力資源考察

羊湖抽水蓄能電站

西藏湘河水利樞紐工程


山南措美哲古風電場


藏木水電站


派墨公路

【打印】【關閉】

瀏覽次數: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将爱直播软件安全吗-将爱直播破解-将爱直播3738tv苹果手机下载